Monday, July 26, 2010

The Pen, the Sword and the Internet













I've got nothing much new to add to the news of Wikileaks release of Afghanistan War documents, but I do remember history. The original Pentagon Papers released in 1971 detailed American policies and practices relating to American-Vietnam relations before and during the US-Vietnam War up until the late 1960s. Now, aside from the intervening replacement of the Draft with an All-Volunteer military - -thereby explaining an apparent lack of any effective college-age protest today -- conduct of a distant war is about as cynical and inept as ever. But that's the main point, isn't it?  The Military-Corporate Complex must be fed by Ares, God of War and Bloodlust. Is anyone surprised at all by the content of today's leaks? 

Today's Rune: Joy.

8 comments:

nunya said...

Sadly no, not surprised, but I have lived all my life in San Diego, which runs a close 2nd to DC in terms of mil contractors.

Anonymous said...

知道他有了外遇
面對他的低聲下氣妳冷嘲熱諷、無理取鬧
妳瘋狂似的大吵大鬧
甚至到他的公司去亂、向他的親友抱怨、向鄰居們哭訴…
妳把他的外遇鬧的人盡皆知
最後,妳把他的愧疚消耗殆盡…
最後,妳把他想要回頭的念頭打消…
最後,妳自己把他推向外遇的第三者身邊…

Anonymous said...

就像許多外遇故事一樣
男人有了外遇想要離婚,但是女人死不放手
所以他藉故發揮、所以她不甘示弱
他總是說這樣不可理喻的女人俗不可耐才讓他想要離婚
她總是說這樣背棄婚姻的男人她絕對不會離婚讓他們好過

記憶中我從沒有過快樂的童年、幸福的家庭
父親在家的時候總是爭執不斷
父親離家的時候母親總是數落不斷

我總是想,為什麼不離婚
這樣的婚姻意義何在?

母親認為離婚就是輸了
但是她不知道,自己身陷在漩渦中無法掙脫...

Anonymous said...

人家都說男人到大陸都會外遇包二奶
老婆淚眼說擔心他外遇
他了解老婆的擔心,只好用錢去彌補分離的缺憾
漸漸的,老婆的電話愈來愈少…
她說,她是怕自己太依賴
漸漸的,他知道其實是她有了外遇
於是,面對自己外遇的行為,他忽然覺得好過了些…

Anonymous said...

結婚、離婚、結婚又離婚...
陳經理喜孜孜的帶著他的新婚妻子參加公司聚餐
陳經理一直是身邊親友茶餘飯後的話題
這是他的第四任妻子
背叛似乎是總慣性
也似乎之於陳經理而言,離婚也能成為一種慣性
他總是因為外遇而離婚
一次又一次
當女人渴望名分,他就要求另外一個女人成全
他流連花叢,女人不因他的離婚紀錄而卻步
似乎卻總是認為自己能夠成為那個「特別的人」
結婚、離婚對他而言不具意義,只是一種手段
反正他總是能找到另一個傻女人

Mark Krone said...

Erik,
This reminded me of a quote by a little-known but very brave man.

"War is a racket."
Smedley Butler, decorated war hero

Mark

Anonymous said...

人家都說男人到大陸都會外遇包二奶
老婆淚眼說擔心他外遇
他了解老婆的擔心,只好用錢去彌補分離的缺憾
漸漸的,老婆的電話愈來愈少…
她說,她是怕自己太依賴
漸漸的,他知道其實是她有了外遇
於是,面對自己外遇的行為,他忽然覺得好過了些…

Anonymous said...

結婚、離婚、結婚又離婚...
陳經理喜孜孜的帶著他的新婚妻子參加公司聚餐
陳經理一直是身邊親友茶餘飯後的話題
這是他的第四任妻子
背叛似乎是總慣性
也似乎之於陳經理而言,離婚也能成為一種慣性
他總是因為外遇而離婚
一次又一次
當女人渴望名分,他就要求另外一個女人成全
他流連花叢,女人不因他的離婚紀錄而卻步
似乎卻總是認為自己能夠成為那個「特別的人」
結婚、離婚對他而言不具意義,只是一種手段
反正他總是能找到另一個傻女人